新锐军事网:www.360js.com  |  360军事论坛:bbs.360js.com
        网站首页   |   军情快讯   |   军事论坛   |   航空航天   |   武器装备   |   军事图片   |   社会民生   |   军事历史   |   老照片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军事历史 > 史海秘闻 > 正文

大辽末代“萧太后”:带领契丹残兵血战宋朝精锐

时间:2013-10-08 15:10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责任编辑:jun001    共计199人浏览

公元1122年,风华绝代两百余年的大辽王朝,有如一个衰朽的老人,蹒跚迈向了它宿命的终点。国破家亡的危难时分,大辽末帝耶律延禧收拾金银细软仓 皇出逃。多少达官贵宦择机待变,卖主求荣。多少赳赳武夫,跪倒在强敌脚下求生乞活……这时节,威震万邦的大辽国只剩下南京一座摇摇欲坠的帝都,城中被拥立 仅三个月的“天锡皇帝”耶律淳在惊恐中暴病而亡,留下孤儿寡母苦撑危局。曾经是萧绰、耶律休哥等契丹英豪跃马扬鞭、指点江山的繁华南京,如今却沦为一座凄风苦雨里的垂危之邦。所有的苦难都落在一个名叫萧普贤的契丹女人肩头,史册中未载她的生辰,却记下了她的死期,她是大辽国最后的“萧太后”。

    萧太后一身戎装从悯忠寺中走出

    公元1122年,距大辽亡国只有三年时间了,那是个多灾多难的岁月。北疆,完颜阿骨打统率的女真铁骑踏破了大辽的半壁河山。南界,称臣纳贡的弱宋也撕毁前约趁火打劫!风雨飘摇的大辽国内无粮草、外无救兵,仅靠这残山剩水苦苦撑持,仅凭这残兵败将抵御两面夹击。亡国,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一年,天祚帝仓皇出逃。大辽朝中无主,辽兴宗第四子耶律淳被宰相李处温、宗室大臣耶律大石、奚王回离保强行将黄袍披在身上,成了北辽政权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皇帝,年号“建福”。不过,同样的“黄袍加身”,当年的宋太祖赵匡胤可谓志得意满,而对被逼上皇位的耶律淳而言,他的处境却连个傀儡都不如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幻想以废除“岁币”、缔结盟约的笼络之策与和好百年、视如兄弟之邦的北宋拉关系,套近乎。没想到,一贯低眉顺目的北宋这次却强横 起来,不仅将他的盟书撕得粉碎,还派出20万大军誓师北伐!碰了北宋的硬钉子,耶律淳被迫转向他最不愿意接触的大金国,低三下四地奉表于金,乞求附庸。但 金太祖对耶律淳的降表看都不看,不屑哂笑,依旧磨刀霍霍。

    最令耶律淳焦虑的是,跑得踪影皆无的天祚帝获悉自己被废降为“湘阴王”,勃然大怒。这回不仅不跑,反而主动跳了出来,拼凑几万兵马,杀奔南京兴师问罪……

    61岁的耶律淳本是多病之躯,他渴望的生活不过是封妻荫子,晚年儿孙绕膝寿终正寝。怎想到,竟这般晚景凄凉,活得如此惊心动魄!公元 1122年6月,只当了三个月遭罪皇帝的耶律淳一命呜呼撒手人寰,他的妻子萧普贤被众臣推上前台。这位萧德妃被尊为皇太后,主政军国大事,无论她愿意与 否,都必须接下这烫手的山芋。

    登上大位的萧普贤放眼四顾,大辽国势已是四面楚歌。她麾下属僚人怀二心,周边环境杀机四伏,朝廷权贵个个神不守舍,度日如年。在辽南京遗 址,曾出土了一枚德兴年号的银钱。“德兴”是萧普贤被百官尊为皇太后,称制后所立的年号。此钱字形虽尚可辨析,但细部笔画平夷不清。钱币整体不精的神态, 真实地反映了铸钱时北辽上下惶恐不安、行将覆亡的时代风貌。

    最先向萧普贤发起挑战者,是宰相李处温。此人眼见大辽朝不保夕,便暗地施展两面手段。一面私通北宋权臣童贯,准备挟持萧普贤纳土归宋;一面结交金人,承诺做内应献出南京城。机敏的萧普贤察觉李处温言行有诈,趁其不备率先下手,将李处温擒拿捕杀,躲过了上位以来的第一场危机。

    面对北宋与金国的南北夹击,萧普贤采取“合金抗宋”的应对方略。对兵势正盛的金国,她五次上表金廷,请求金朝皇帝立耶律定为北辽之主,其他条件均答应。金国虽不允,却迟缓了征辽时间,令风雨飘摇的北辽赢得了千钧一发的喘息良机。而对必欲置辽国死地而后快的北宋,萧普贤则坚决抵抗。当背叛辽国投靠北宋的郭药师率兵杀进南京时,驻守南京的辽朝大将萧干正带兵在外。城防空虚,留守城内的老幼妇孺,怎敌郭药师的虎狼之师?

    占领南京七座城门的郭药师自以为胜券在握,大功告成,以征服者的姿态敦促退守悯忠寺(今北京法源寺)的萧普贤投降。并纵容麾下官兵大肆抢掠,滥杀契丹人与奚人。南京城内哀嚎遍地,哭声震天。契丹人被宋兵沿街追杀,几乎所有人都判定,大辽就要灭亡了!此时,逃亡在外的天祚帝仍游猎行乐,对国家安危全然不计。

    就在这亡国灭种的生死时刻,绝望的契丹人看到了这样一幅悲怆场景:他们的萧太后一身戎装从悯忠寺中走出,一脸肃杀,英气贯身。她痛斥郭药师派来的招降使,然后手握钢刀登上城楼,向跟随她的部众分发武器。是光荣战死,还是忍辱偷生?萧普贤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史册里并未记载当时的战况,但对最终的结局却记得分明:进攻的郭药师部队反被包围了!苦战三昼夜后,除郭药师、杨可世和几百残兵逃脱外,其余兵将惨遭围歼。杀红了眼的契丹人一直将北宋十五万大军追杀到白沟(宋辽界河),才收手驻足!

    如果说,在大辽国势鼎盛,又恰逢萧绰、耶律斜轸、耶律休哥等人杰横空出世时,北宋的战败尚有情可原。那么,在大辽即将陨灭,只剩孤儿寡母守危城,已攻占城门、人数是守城辽军几十倍的宋军,居然被一个女人带着决死的寥寥部众剿杀围歼,这是怎样的耻辱!

    不难想象当时可能出现的奇异场面:一个满身披挂的契丹女人,带着浑身是血的千百部众,竟在一马平川的平原上追击漫山遍野的十几万宋军!经此一战,宋人吓得肝胆俱裂,只将收复旧疆的希望寄托在非亲非故,最后又成了自家掘墓人的女真人身上。金人对辽宋两国间这般不可思议的战局本不相信,当最终确认消息属实时,面对号称雄兵百万的宋廷,金太宗投去了一抹轻蔑的冷笑。

 
  • 相关阅读:
本站系军事综合站点,不涉及政治观点,内容来自国内正规新闻综合站点,不涉及反动及泄密文章,本站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关于我们    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网站所有,如有侵权行为,请即时联系我们!360军事网
Copyright © 2011-2012 www.360j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